中医不是“慢郎中”——中医急救八法

分享

分享到:

    发表于:2018-12-21 17:27  浏览量: 1348  来源: 未知
摘要:我国劳动人民和历代医家在长期与疾病斗争中,创造了许多急救方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直到今天仍在使用,有的虽已不用,但作为急救法的先驱来说,仍有其积极的意义。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中医里常用的急救八法!

小编导读

我国劳动人民和历代医家在长期与疾病斗争中,创造了许多急救方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直到今天仍在使用,有的虽已不用,但作为急救法的先驱来说,仍有其积极的意义。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中医里常用的急救八法!


急症具有来势猛、发展快、变化迅速、病势危重等特点,稍一延误,往往危及生命。因此就要求医者辨证准确,处理恰当,治疗及时,迅速控制病势,阻止其传变和发展,从而向缓解方面转变。

·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就有用葱管除尖头,纳阴茎孔中深3寸,以治小便不通的记载。到了明代,导尿术有了改进,以鸟的羽毛代替葱管,并能对女性患者导尿。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有“蕲州一妇女患小便癃闭,小便不通,一医用猪脬一个,吹胀后按上翎管,插入病者尿道,再用手搓转猪脬,不久,即尿液大流”,李时珍称此为“技巧妙术”。

从时间来算,我国在医疗上使用导尿术,要比法国医生拿力敦在1860年发明橡皮管导尿早了1000多年。惜限于当时历史条件,未在得到应有的发展,实为憾事。但作为导尿法的最早应用来说,仍不失为导尿术的先驱和雏形。

为了温故知新,供广大中医临床医生参考,本文特将散在部分书中的有关急救法,加以初步整理与归纳,供参考。

一、人工呼吸法

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就记载了用人工呼吸法治疗“自缢死”的经验。方法是“若心下微温者,徐徐抱解,不得截绳,上下安被卧之,一人以脚踏两肩,手少挽其发常弦,勿纵之;一人以手按揉胸上,数动之;一人摩捋臂胫,屈伸之。若已僵,但渐渐强屈之,并按其腹,如此一炊顷,气从口出,呼吸眼开。而犹引按莫置,亦勿苦劳之。须臾,可少与桂汤及粥清,含与之,令濡喉,渐渐能咽吸少止。”

对口呼吸法,在《中藏经》中即有记载:“缢死方:先令人抱起解绳,不得用刀断,扶于通风处,高首卧,取憨葱根末,吹入两鼻,更令亲人吹气入口,喉喷出涎,即以矾石取丁香煎汤调一钱匕灌之。” 《中藏经》的成书年代,尚未有定论,但初步考证,系六朝人所撰。可见对口呼吸法在我国亦有1000多年的历史。至今仍被用于溺死、肺气暴绝(呼吸衰竭)等急症。

目前在民间,还流传着用对口呼吸法抢救缢死、溺死的经验,有着很好的疗效。方法是:须2人以上操作,先使患者仰卧,垫高后颈,术者左手压住舌根或将舌拉出口外(防止舌根压住喉头,不利呼吸),右手捏住患者鼻窍,然后口对口吹气,至吹气暂歇时,可将鼻窍放松;另一术者以两手放置患者胸部加压,并用两拇指将横膈上推,促使呼气,吹气时则两手放松。两者密切配合,反复进行,要节律均匀,每分钟18~20次左右。此法颇为费力,术者可轮流操作,以便持久。在自动呼吸未出现前切勿放弃。

二、搐鼻通窍法

搐鼻法是祖国医学中特有的简便有效的急救法之一。它是应用芳香通窍性药物制成粉末,吹入患者鼻孔,使鼻腔黏膜受到刺激而引起喷嚏,从而达到昏厥患者得以苏醒的目的。如汉代用石菖蒲的根茎研成粉剂,作为搐鼻剂,以抢救“尸厥”患者。《神农本草经》记载石菖蒲有“开心孔……通九窍”的功能;《本草纲目》治“中恶卒死……”。

随着人们的不断认识,逐渐发现半夏、皂角、细辛、鹅不食草等药物,均可作搐鼻剂。至金元时代,朱丹溪用皂角、细辛等制成“通关散”,以吹鼻取嚏,对急救昏厥不醒的休克患者,至今临床上仍在使用。北京市中药厂生产的通关散因加用了麝香,较前人开窍醒神的功能更大。

三、通导大便法

凡邪热内盛、津液不足、糟粕阻于直肠,而大便不通、不堪攻下者,宜用导法。但导法有寒热虚实之分,如过汗伤津,大肠失润者,宜用蜜煎导;邪热内盛、气血不足者,宜用大猪胆汁和醋少许灌肠;湿热痰饮固结者,宜姜汁麻油浸瓜蒌根导;阴结便闭者,宜蜂蜜加姜汁、生附子末导。我国使用导法,远在东汉末年张仲景著的《伤寒论》中即有记载。迄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了。

此外尚有握药法,以治大便秘结。《医宗金鉴·杂病心法》载用“巴豆仁、干姜、韭子、良姜、硫黄、甘遂、槟榔各1.5g为末和匀,分2粒,先以花椒水洗手,麻油涂手心,握药,移时便泻,欲止则去药冷水洗手。”这些方法均可通过临床验证,以确定取舍。

四、冰敷法

冰敷法是中医的物理降温法之一,其中还可包括冷敷法、泥敷法,多用于高热、神昏、疮疡攻心、中毒等情况,属火热病变者。

张子和说:“凡治火,莫如冰水。”其间当包括冰敷等外治法在内。高热烦躁者,清·吴师机《理瀹骈文》有“膻中置放冰块”以退热的记载;民国·陆晋笙《蜉溪外治方选》解烧酒毒,治大醉不醒,“以井水浸其发,并用故帛湿贴胸膈”,以达到退热、解毒、醒神之作用。膻中置放冰块、井水浸发、湿帛贴胸膈等方法对心、脑等脏器具有保护作用。

·张从正《儒门事亲》治疗咽喉肿塞,浆粥不下,药既难下,针亦无动者,用中药煎水漱口,并“以冷水拔其两手”而愈的记载。亦有痈疽疮疡攻心,暴饮醉死者,“以井底泥罨心胸”的记载。

中医冷敷法方法多样,简便易行,使用范围较广,且有较好的治疗作用。当然风寒外束,表邪未解之发热者不宜使用。

五、药敷法

药敷法是以药物外敷而达到治疗目的,中药外敷法内容丰富,所治病证亦极为广泛。外敷用药有单味药、有数药配用之不同,常用药物有大蒜、葱白、生姜、田螺、附子、麝香、青盐、硫黄、青黛、南星、半夏末、胡麻、吴茱萸等;所敷部位有贴脐、脐下、手足心、囟门、俞穴、患处等;所治病证有神昏、惊狂、关格、癃闭、急淋、中风、泄泻、痢疾、霍乱、哮喘、水肿、鼻衄、喉痹、痈疡等多种。

如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根据《张氏医通》外治哮喘的记载制成外敷“消喘膏”,经过多年的临床观察和科学研究,却有良效,已通过鉴定推广。

《蜉溪外治方选》记载“水气肿满,大蒜、田螺、车前子等分熬膏摊贴脐中效”,对利尿消肿有一定作用;又如鼻衄以“冷水调白及末用纸花贴山根”部;“急淋阴肿,泥葱半斤煨熟杵烂贴脐上”。麻疹郁遏不出者,以芫荽用水酒各半煎汤喷擦肌肤,有宣发透疹之功;赤小豆敷脐以行水肿等,都是行之有效的药敷法,值得根据不同疾病而辨证验证。

六、药物蒸浴法

药物蒸浴法起源很早,《内经》即有“其在皮者,渍形以为汗”及“浴之”的记载。如“疹发不出,面目肿胀,气喘垂危者,用大葱头杵烂放在大铜盆内,上用木架架之,再以大被单罩盖停当,大人抱定小儿睡在上面,热气熏蒸”,这就是中医的药浴法。而泄泻不止,诸药罔效,用梧桐叶煎汤浴足。又唐代许荫宗用黄芪、防风浓煎汤数10斛,熏蒸治愈唐王太后之中风病。据《洗冤录》记载,治跌压未绝者,可用四物汤煎水熏洗。

药物蒸浴法,包括气雾吸入、坐浴等方法。热病神昏,用烧器烧红更迭淬醋中就患者之鼻熏之;发狂,用炭火1盆,将醋1碗沃火之内使烟气冲入患者鼻中;《医宗必读》有用大葱煎水,少加麝香,熏蒸坐浴治癃闭、关格的记载。而《金匮要略》则早已有用雄黄熏之、苦参煎水熏洗治狐惑病的记载。

七、截法

截法又称“劫法”,早见于《素问·至真要大论》。“截药”是走方郎中治疗疾病的三大法之一。截是截断的意思,即及时截断疾病的发展与传变,单刀直入地给病邪以迎头痛击,始能早拔病根,防其逆传。

《串雅内编》记述截法颇多,如以郁金、明矾截癫狂,即临床常用的白金丸;以墨鱼、黑矾、松罗茶末截臌;以黄丹、枯矾、黄蜡、石榴皮等4味来截泻;以葶苈子、大枣、桑白皮截水肿;以青矾、当归、百草霜截黄;以常山苗、乌梅、陈皮、槟榔、制乌药、当归身、法半夏、川桂枝、丁香、生姜、大枣截三阴久疟。

《医宗金鉴》杂病心法治疗疟疾,就推崇截法。虚疟用柴胡截疟饮(小柴胡加常山、槟榔、乌梅、桃仁,姜、枣煎,并渣露一宿,次日发前1~2小时温服),截实疟用蜜陀僧散(单味研细末,大人7分,小儿量减,冷烧酒调,发前1~2小时服之)。

针灸治疗疟疾,同样以截止其发作为首务,选穴以大椎、间使、陶道、后溪等穴为主,在发作前2小时针灸之,得气后再留针20~30分钟,常可得到治愈。

上海市中医院仿丹溪“椒目劫喘”法将椒目制成各种剂型劫喘,热证明显则佐以清热解毒,共治急性哮喘发作172例,近期控制72例,显效30例,好转33例,其中半数以上在5分钟左右即开始缓解,维持有效时间1~24小时,平均6.28小时。宋代多以砒治喘,紫金丹即是以砒为主的方子,近人曾仿其治,更名为砒矾丸,方中砒1分,矾3分,豆豉10分,共研末糊丸,绿豆大,每服5粒~6粒,日2次~3次,连服1周~2周,对寒性哮喘效果好。总之,截法若运用得当,可收立竿见影之效。

八、开噤法

开噤法,一般多用于痉病等出现的牙关紧闭者,可用乌梅肉、南星、冰片,或用姜蘸南星、冰片擦牙;又有用白矾、青盐等分,分数次擦之,涎出自开。其噤既开,则药物、饮食皆可自口进入胃中。开噤后,用多层纱布,纳入上下齿之间,以防其自啮舌及口腔。

以上仅是我阅读前人部分著作过程中,结合个人的临床体验,随手摘录的资料。如果有计划、有步骤地向书海中求索,虚心向老中医请教,深入民间采风,必将发掘出更多、更好的急救法。通过临床观察和研究,使治疗急症的手段不断得到充实和发展,无疑对开展急症工作将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杏林在线(广州)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为响应国家政策,推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培养中医执业人才,为没有资格证的乡村医生、基层医疗从业者、家传或拜师社会人士、有中医医学背景的各个学历毕业生以及西学中但没有考取中医医师资格证的在职医生等提供一个系统学习、考取中医医师资格证的机会和窗口。学员可以借助这个平台考取出师证,凭出师证参加执业助理医师考试,正式成为国家卫生部认可的资格中医师。